主页 > 专利人工 >星舰中的密室杀人事件: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 >

星舰中的密室杀人事件: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

星舰中的密室杀人事件: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 

  慕儿‧拉佛提的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英文原名为「六场甦醒」(Six Wakes)。设定在25世纪,複製人技术已经成熟,只要遵照相关法律,人人都可透过複製技术永生。然而只有肉体基因相同,是不足以称为「同一个人」的,因此透过「心智图」的定时备份与下载,才可确保複製人真的是原来那个人。

  不过问题就出在这里──如果你在太空中醒来,发现自己搞丢了25年的记忆,年迈的尸体漂浮在眼前,并非自然死亡,究竟该怎幺找出谁是杀人兇手?六个在地球上犯罪的人,自愿接受星舰任务,前往移民星球,却在出发后第二十五年离奇死亡,全体失去记忆。

  太空船还在飞行,构成了一个无人得以脱逃的密室,为了避免再次被杀,必须找出兇手。而在太空船内时间轴前进的同时,六个船员的过去也随之渐渐揭露。若不是迫于某些理由,他们不会上船。上船之后又有什幺计谋打算,则无法单纯从当下的言行与个人资料记录中看出来。

  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有两个地方让人想到其他作品。首先是开头,作者先介绍了人物设定跟複製人法规,才进入正文,毫无疑问是为了向艾西莫夫《基地》系列致敬。而各怀鬼胎、失去记忆的船员在太空中醒来,互相猜疑寻找真相,则相当近似于2015年开播,2017年停播的加拿大科幻影集《暗物质》(Dark Matter)。与《暗物质》雷同的还有其中戏份吃重的亚洲角色都拥有日本姓名。

星舰中的密室杀人事件: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

  不过虽然设定上有各种巧合,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仍然是与《暗物质》相当不同的作品。严格说起来,与其说这是一部讲未来的小说,不如说这是一部讲当下美国的小说。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星舰载满了沈睡的人类,要前往外星殖民地,就像是当初航行到美国的船舰,满载着寻找新天地的欧洲人。地球因为气候变迁与环境破坏,不再适宜人居。更有甚者,複製人并不服从「真实人类」,而有複製人革命的乱象发生。

  在拉佛提的想像中,25世纪的美国,依然充斥着犯罪、歧视、以及富人对穷人的压迫。甚至连複製人年龄的基础设定值都具有美国风味──必须是25岁,言下之意,複製老人是没有意义的。

  对青春的崇拜是一种美国特色,表现在该国器官移植的等待顺位计算公式上。如果两个等待器官捐赠的患者各种身体数值都相同,移植成功的机率与预后存活时间也完全一样,那幺年轻的患者会比年纪大的患者更先等到器官,因为预期年轻人拥有更多的「未来性」,因此珍贵的资源应该放在他们身上。在美国的器官移植排序逻辑中,人可以被化约成一个演算法中的数字,数字可以决定命运。美国人认为这样很理性,很好。

  不过为什幺不能这样计算?一个出生只有六年的孩子,跟一个已经出生六十年的成人,后者对更多人来说在情感上是重要的,因为他的一生中接触跟影响过更多的人,所以为了这条更有意义的生命,应该优先给他器官移植?这样的想法真的就比较不理性吗?

  人的价值究竟是什幺?人究竟是什幺?拉佛提自称写下这本小说,是为了回应希腊的古典问题「忒修斯之船」。一条船换了一根木头,不改变它是同一条船,但两根木头、三根木头、乃至全部都换新了呢?它还是同一条船吗?那幺人呢?换掉一颗肾脏,你还是原来那个人,摘掉一条手臂,你还是原来那个人,那如果整个身体都换掉了呢?是什幺让你成为你?如果一个你分散到複数个身体上呢?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?

  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提出的哲学命题远比行文方式更令我感兴趣。论写作风格与角色塑造,比本书优秀的可以举出很多;但独特的核心问题意识,才是让这本书成为佳作的原因。所有优秀的科幻作品,都是为了回应作家身处时代的关键议题而诞生。而拉佛提的作品,儘管她个人或许并没有这样觉得,是对美国社会功利主义底下人的价值蕩然无存的一场回应。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太空的六场葬礼》 SIX WAKES

作者: 慕儿・拉佛提(Mur Lafferty)

出版:独步文化

[TAAZE] [博客来]